工人诗歌联盟

 

 

搜索
工人诗歌联盟 论坛 风声雨声号角声 华人同志冷眼看加拿大的罢工
查看: 2934|回复: 1
go

华人同志冷眼看加拿大的罢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7-1 00:33 |显示全部帖子

罢工,又见罢工




  邮政工人罢工了,可怜我两个月多前订的书,虽说已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却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等待它们的命运不知是被遗忘还是能最终到我手里。最近,我的工资单会晚些到手,可那些令人烦恼的帐单也消失不见了,也算是罢工对于我的一件益事。

  来到土狼屯接触的第一次罢工,是当时加拿大CBC公司罢工,他们没有了自己的新闻,只能转播其他电视台的,再播些录制好的内容。电视台多的是,这样的罢工不会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什么时候结束的都没有印象。而后听朋友说起他们工厂车间的工人罢工,坐办公室的人不得不到车间去接线,拧螺丝,搬箱子。而BELL的职工似乎永远在罢工,反正每次服务拖延都是这个理由。那时对罢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工人和资本家的斗争,生活中的正常事件。

  之后的一次影响面广的大罢工是TTC,多伦多公交公司的,号称野猫式大罢工。公交车,地铁全面停止运行,那么多依赖公交系统通勤的人只好另想他法。虽然这次罢工对我没什么影响,我还是十分反感,因为它绑架了公众的利益,也是弱势群体的利益,那些坐在谈判桌前的人并不会去乘公交。如果公交系统照常运行,但是不收钱了,那才是真正伤到资本家的钱包呢。罢工之前就声势浩大的谈判了很久,没谈成,然后罢工。在我眼里,整个过程就象是劳方和资方合作演出了一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戏而已。这里的天子是所谓的至高无上的公众利益,诸侯则是政府。TTC是服务于公众的政府化的公司,年年报亏损,由政府来补贴。这次罢工无非又是向政府要钱的一出戏,为了公众利益,政府出面调解,最终达成协议的支出还是来自于纳税人的口袋。

  作学生的最喜欢的是教师罢工,可以不上学了,此时作父母的则头疼的要死,尤其是家有小孩子的,不能上学又不能自己呆在家里,只能另外出钱请人看孩子,或者不上班,在家看孩子。还有一些头疼的是大学里的学生,付了高昂的学费,只能读书自学,毕业或许要延期,所有的计划安排都要重来。

  令斗升小民开心的是警察罢工,什么?作为国家暴力机器的警察也罢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当然,犯罪是不行的,但超个速,乱停个车,肯定是没警察来管了。

  2009年夏天,多伦多市政工人就是公务员,搞了次瘫痪式大罢工,近3万公务员参加了罢工,托儿所,公园,轮渡等公共服务全部停止,当然一定要包括每年夏天的罢工主角--垃圾工人。公交车司机要冬天罢工,垃圾工人要夏天罢工,这才能威力无穷。更让人无奈的是,垃圾工人自己不收垃圾,还要阻止人们往垃圾站倾倒垃圾,因为是违法的,倒垃圾的人还为此收到罚单。而最让我两眼放光的是劳方的要求,第一,涨工资,一年3.25%,连涨三年,象去年TTC那样;第二,要保留累积每年18天的带薪病假的福利;第三,其他福利,包括,眼镜,牙医,交通报销……同志们,知道市政部门的病假是什么吗?并不是生病时请的假,是以病的名义每年18天的带薪假。他们的谈话可以是这样的:“后天开会?,不行,我后天病假。”就这样,居然还要累积,我今年不病,几年后一起“病“。如果我一直不病,换成钱发给我。难怪人人要削尖了脑袋往政府部门挤,就这一条,就让人心向往之。(罢工在六周后结束,最后协议是三年涨6%,累积病假福利给老职工,还有其他的福利,详细内容就不啰嗦了。)

  这样的罢工,有纳税人买单,劳资双方都不会亏的。而没有第三方买单的强悍罢工,则难以达到双赢。典型的例子通用汽车(GM)的罢工。因为反对削减薪资,反对裁员,反对关闭不盈利的生产线,强悍的GM劳方工会,一次次的与资方进行罢工斗争。最终拖垮了GM,无力挺过2008年底的经济危机,09年申请破产。昔日为仇的劳方,第一次在谈判桌上坐在了资方的这一边,向政府要钱。

  按我以前的认识,罢工是无产阶级反对资本家剥削的斗争方式。在今天的西方社会,工人阶级经过近百年的努力,很多原本的诉求已经以法律的形式制定。正式工人,工会成员的福利已经相当完善了。而真正需要保护的是那些,冷冻厂,加工厂,包装厂等生产线上的临时工人,他们拿最低的工资,受着中介和资方的双重剥削,没有任何福利,也没有罢工的权利。有本事罢工的,又能要到奶喝的,不是政府部门,就是垄断行业。

  其实作为工会的一员,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罢工的,因为罢工了,不工作,就没有工资拿。象那一次多伦多市公务员罢工,我一位朋友身在其中,作为家庭收入的唯一来源,停了工资等于停了餐桌上的一日三餐。四周后,他不得不忍受着工会的白眼去上班。算算这笔帐,政府一点也不亏,在罢工期间,它不用为市民提供服务,省了一大笔工资支出。

  我一个朋友的母亲,当年也在一服务性的部门工作,罢工四个月后,不得不回去上班,因为要给儿子挣奶粉钱,她的选择是非常明智的,因为那个罢工持续了两年之久。


[ 芷蘅 ] 于:2011-06-26 20:03:09
链接:http://www.here4news.com/article/3476220






作者对TTC罢工的矛盾印象:

1、如果公交系统照常运行,但是不收钱了,那才是真正伤到资本家的钱包呢。
2、TTC是服务于公众的政府化的公司,年年报亏损,由政府来补贴。……最终达成协议的支出还是来自于纳税人的口袋。

从第1点看,作者表现的“觉悟”似乎满高。那种罢工法子也确实是取得公众同情或支持的较佳方式。但估计并不是这类行业的每次罢工都有条件做到这点——资方(或政府)有可能做足防备措施。

不过,按作者的说法,这里的“资本家”恰恰就是政府。“伤到资本家的钱包”又有益于公众的好事,最终“还是来自于纳税人的口袋”……作者就不会不满么?“纳税人”这个概念看来确实洗遍职员阶层以上的脑子……

“这样的罢工(指包括垃圾工人在内的“公务员”罢工),有纳税人买单,劳资双方都不会亏的。”

自由派的“政府观”和“纳税人”一样深入人心,连带着对“体制内”劳动者的冷眼——反正你跟政府沾上边,你的工资福利等等就是“花纳税人的钱”,你要求提高工资福利就是损害“公众”的利益,何况罢工!而且,作者的此类“夹叙夹议”给人一种印象:政府给诸位的待遇已经够好了,你们竟不知足!政府反正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一点都不痛心,你们的罢工不过是在演戏罢了,而且可以轻松获胜,“公众”则成为被挟持的牺牲品……

但这些“公务员”的待遇,按照作者后文的说法(他的朋友身为公务员,“停了工资等于停了餐桌上的一日三餐”,结果“四周后,他不得不忍受着工会的白眼去上班”),看起来并没有“垄断行业工资畸高”的情形,跟一般受薪劳动者同样的“餐餐清”……那么,同样可想而知坚持罢工的工人需要承受多大的生活压力(以及包括作者在内的“公众舆论压力”)……

后面又谈到,“在罢工期间,它(政府)不用为市民提供服务,省了一大笔工资支出。”按照作者的观念,“不用为市民提供服务”是罪过,但“省了一大笔工资支出”(即不用支付工资给罢工的工人)则等于“为纳税人省下了一大笔钱”,多好的好事啊!

哎,透过“纳税人”观念的眼镜片,只能看到一团浆糊。

http://www.laborpoetry.com/
工人诗歌联盟,劳动者的文艺同盟
我们的根据地在车间,在工地,在一切需要劳动者的地方……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8-29 14:36 |显示全部帖子
附讨论——

小健

资本家赚的钱比工人多,罢工的期间的损失也一定比工人大。关键是资本家有储备,工人没有。但资本家骨子里是害怕罢工的。由于罢工对市民生活造成的不便,应当由资本家买单,而不是由工人买单。

市场民痛恨的应该是资本家,为什么资本家那么黑?


吴季

但资本家骨子里是害怕罢工的。
——————
很对。正因为这个武器重要,所以官方在想方设法限制之,研讨合适的罪名


由于罢工对市民生活造成的不便,应当由资本家买单,而不是由工人买单。
市民痛恨的应该是资本家,为什么资本家那么黑?
——————
这几句都有点一厢情愿。通常不存在“买单”问题,但在国外有工会支持或领导的罢工中,存在“赔款”或“罚款”问题,就是老板政府以各种借口判罚工会

至于“市民应该如何如何”,这个需要罢工者通过各种方式向市民做宣传,争取支持。


红草

工人斗争观察家吴季的这一次评论,让我觉得不是一个好的视角。从文章来看,该作者只是一个普通群众,难免有各种主流偏见,以阶级立场去抨击一个普通群众的主流偏见,未免太便宜了。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帖子——我自己今天刚读完这篇帖子,首先的感想是作者这种很平常化的叙述,反映出了一个真实的罢工局面:罢工并不是只有阶级斗争的光荣一面,它还会带来许多非常实际的问题:罢工等于断炊,罢工者的日常口粮怎么办?邮政和教师这些公共服务业罢工给顾客、学生、消费者带来的实际麻烦,又怎么办?有铁饭碗的公务员利用罢工增进自己的优越福利、而最低薪的生产线临时工没有福利也没有罢工权利,这又算什么?

这些是更值得工人斗争观察家们提问、思考、研究的……

问题并不是去改变这些普通群众的主流偏见,比如对纳税人什么的偏见(我怀疑吴季的这次评论有吹毛求疵嫌疑),而是公共服务业的劳动者在罢工中如何争取这些普通群众的理解和支持。这个问题就远不是从阶级立场批评群众偏见那么简单了。

我也不自信能回答好这些问题,不过我这发帖的目的就是要扭转问题的提法,引起大家思考吧。也许应结合着此文作者提出的问题,更多应翻译介绍欧洲公共服务业罢工的经验。


发表于 2011-8-14 21:40


吴季

工人斗争观察家吴季……
——————
这类帽子省省吧


以阶级立场去抨击一个普通群众的主流偏见,未免太便宜了。
————————————
值得“抨击”的是红草之流的人物,本人并未“抨击”这个普通群众


有铁饭碗的公务员利用罢工增进自己的优越福利、而最低薪的生产线临时工没有福利也没有罢工权利,这又算什么?
——————————
凭这句就表明:青年教育家红草同志压根就没读懂这位作者的帖子,也没有读懂吴季的评论……吴季在评论中已经证明:所谓“公务员的优越福利”,正是这位抱持自由派偏见的作者炮制出来的


问题并不是去改变这些普通群众的主流偏见,比如对纳税人什么的偏见(我怀疑吴季的这次评论有吹毛求疵嫌疑),而是公共服务业的劳动者在罢工中如何争取这些普通群众的理解和支持。这个问题就远不是从阶级立场批评群众偏见那么简单了。
——————————
吴季同志在回答小健时,已经说过:“至于‘市民应该如何如何’,这个需要罢工者通过各种方式向市民做宣传,争取支持。”
http://www.laborpoetry.com/
工人诗歌联盟,劳动者的文艺同盟
我们的根据地在车间,在工地,在一切需要劳动者的地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Archiver|工人诗歌联盟

GMT+8, 2017-4-28 10:24 , Processed in 0.015807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