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诗歌联盟

 

 

搜索
工人诗歌联盟 论坛 宣传栏 劳务派遣纵横谈——派遣工手册(2014年11月第5版)
查看: 2809|回复: 5
go

劳务派遣纵横谈——派遣工手册(2014年11月第5版)

Rank: 1

发表于 2013-7-30 10:35 |显示全部帖子
2014年11月第5版chm电子书 下载


目录

· 前言·手册指南
· 劳务派遣工之歌
· 祸害工人的劳务派遣
· 劳务派遣制度下的工人
· “劳务派遣”的舆论陷阱
 
劳务派遣修法事件

· 【综述】劳务派遣修法的前前后后 (2013.11)
· 有关劳务派遣的修改草案可能引发什么后果?(2012.8)
· 农电工事件和劳务派遣修法 (2013.3.29)
  ↘ 与农电工的几段问答
  ↘ 国网领导要干什么?农电工能怎么办?
  ↘ 再谈“农电工能怎么办”
  ↘ 关于在全县农电工中开展“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通知
  ↘ 有关农电工维权的一段讨论

· 【推荐】S市人社局官员《劳动合同法》修正案学习辅导报告(2013)
  ↘ 附录五:关于“大多数地方、单位没有动静”的原因
· 【汇编】人社部在修法中的言与行(2011.8—2013.9)
· 【贴吧讨论】某大型钢铁企业外包案例
· 【消息摘录】邮政部门对付劳务派遣修法的动向 (2013.4)
· 【案例】中石化外包、清退方案 (2013.5)
· 【案例】国家电网劳动用工方案(2013)
·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主业岗位劳务派遣用工方式转换工作实施方案(2013)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 《HR畅谈如何处理罢工》读后感
· 国企派遣工“对对碰”
· 国企单位派遣工要转正和提高待遇,难在哪里?
· 简谈一下与国企劳务派遣相关的“编制”问题
· 政府部门“临时工”简谈
· 同工同酬和临时工小史
· 【讨论整理】为什么非要把派遣工做到底?能不能不做?
· “限制派遣使用比例”是否可能引发派遣工内斗?
· 为什么“辅助性”岗位员工不应被派遣?
· 反垄断?还是反剥削?——“垄断国企”和劳务派遣
· 关于“让国家和媒体都来关注我们派遣工”
· 崇洋媚外·西方梦VS强国梦
· 先争取民主,才能解决劳务派遣问题?
· 私企外企的劳务派遣状况
· 京城某派遣工自述
 
放眼全球

· 劳务派遣与国际劳工组织
· 【摘译】世界各国的劳务派遣状况一瞥
  ↘ 附录一:说说国外的“临时工”、“合同工”或“契约工”
  ↘ 附录二:劳务派遣舆论的“中国特色”

· 美国临时工·派遣工达1700万人 (2013.7.15)
· 〖日本〗派遣工与日共
· 韩国——资本家反攻,临时工泛滥
· 台湾劳动派遣事业——抗议声中一往无前
· 巴西工人罢工一天,抗议新劳动法放宽使用临时工限制 (2013.9.4)
· 德国劳务派遣概况
  ↘ 五金工会出卖德国临时工(2012年8月7日)
  ↘ 德国五金及电子行业临时工达百万人(2013年12月2日)
  ↘ 德国派遣工争取同工同酬案败诉(2013年12月20日)
· 最新剥削方式介绍——英国“零时工”达百万人 (2013.8.7)
· 等级制度加暴力管理:水深火热中的印度派遣工 (2012.9.14)
· 〖附录〗民国时期临时工状况(二则)
· 〖附录〗1987年的深圳宝安外企临时工
 
媒体报导选录

· 国家对劳务派遣岗位的限制性规定几乎全部取消 (2008.9.20)
· 天津实施劳务派遣管理办法、同工同酬的真相 (2011.10)
· [系列] 卷入劳务派遣纠纷 壳牌珠海或将停工 (2012.8-9)
· [陕西] 延长石油为改制实施“逆向劳务派遣” 600余家属工拉横幅抗议 (2012.12-2013.2)
· [系列] 辽宁凌源钢铁的劳务派遣案 (2008.3-2011)
· 北京亦庄开发区某汽车厂数百工人不满派遣工身份罢工 (2013.2.20)
 
老板、官员、学者、管理层论劳务派遣

· 浙江省工会官员谈派遣工维权要点 (2009.11.17)
· 红海人力资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熊坚董事长的演讲 (2012.5.4)
· [案例] “危化品”专业物流公司劳务派遣状况 (2012.11)
· [案例] 医院使用劳务派遣工的状况 (2010.9)
 
相关法律法规

· 劳务派遣暂行规定 (2014.1.26)
  附:人社部劳动关系司负责同志就《劳务派遣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答记者 (2014.1.26)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决定 (2012.12.2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2013年修正版)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2008.9.18)
· 劳务派遣行政许可实施办法 (2013.6.21)
· [上海]关于进一步规范市国资委系统国有企业劳务派遣用工的指导意见 (2011.5.30)



派遣工手册(2013年7月第2版).chm

1.08 MB, 下载次数: 231

派遣工手册201307版

Rank: 1

发表于 2013-7-30 10:37 |显示全部帖子

前言·手册指南




2013年6月



  几年前,在南方某工业区听一位女工大姐聊她们厂里招收了大量派遣工,并且跟正式工之间起冲突的事。这以后,我对劳务派遣问题特别留心。虽然早在2008年初《劳动合同法》实施之际,在写作《〈劳动合同法〉风波面面谈》时搜集过一些资料,后来经过补充、修改,独立成篇,即《祸害工人的劳务派遣》,但现实是复杂的,劳务派遣涉及的问题也很广,需要更多的了解。

  但在派遣工汇聚的Q群里,和“劳务派遣”吧上,绝大多数的发言者都是国企(及事业、机关)派遣工,他们对私企、外资使用劳务派遣的情形几乎一无所知,尽管Q群里绝大多数劳务公司的招工广告都是为私企、外企服务的。实际上后者的使用量也相当庞大,比如厦门戴尔公司的一线工人几乎全部是派遣工。国企派遣工和私企外资的派遣工是同样的“市场化用工”,也就是说,你到国企、私企、外企去当派遣工的话,与相应的劳动条件挂钩的工资待遇是相近的。但显然,这两部分中国工人彼此隔离,了解不多。

  2012年的修法,我和Q群里的派遣工们一起“跟进”,并且越来越感兴趣。尽管到今天,我的基本判断没有受到动摇,但确实学习到很多新东西。

  编订这本电子书,主要是给国企派遣工阅读的,希望能让那些有心思考的派遣工增进了解,有所启发。

※   ※   ※


基本观点


  劳务派遣不是到中国才“变味”的。专家记者制造这些舆论,是为了欺骗工人,为了继续引进其它资本主义国家的坑民术,而把罪过推到“中国特色”上。劳务派遣从1970年代起开始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风行,接着蔓延全球,所起的作用和在中国相似,就是为了让老板能够轻易压低工人的工资福利,剥夺他们的权利,为了以此削弱和瓦解工会——派遣工是被排除在工会和集体谈判合同之外的。

  在中国,劳务派遣的发展首先是国企改制、工人下岗的结果,也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许多国企在把工人搞下岗以后,又低薪以劳务工的形式返聘一部分回来。改制和下岗,就是为了破除工人的保障;劳务派遣工,就是终于失去保障的工人。

  除了下岗风潮之外,许多单位的改革采取的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以此分化工人。也就是说,每次改革几乎都是先稳住老员工,而针对新员工。造成的现实是:越早就业,越有机会成为“正式工”——不一定是不干活拿高薪的“特权贵族”。一次次改革的结果,“编制”越来越为少数的“贵族”所独享,尤其是领导的关系户。到最后,国家严格控制“编制”的结果是,即使领导的关系户,有许多也只能当派遣工。

  它的第二次飞速发展,是在2008年《劳动合同法》实施以后。大批工人(尤其是国营部门的工人)被强迫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也就是“逆向派遣”。私企、外资也越来越多地使用派遣工。目的是一样的:便于解雇;节省社保支出;压低工资;避免因为员工干的时间“太长”而被迫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等等。最后一点是国营单位特别重要的动机,因为这些单位的工人流动性较小。

  2012年底颁布、2013年7月实施的《劳动合同法》修正版,本来就不是要取消劳务派遣,而只是想做些限制,予以“规范化”。从现在看来,即使在法律条款上,企业单位也被赋于了主要的决定权,派遣工普遍渴望的“同工同酬”已化为泡影。

  国企、私企、外企同样是使用派遣工的“大户”,是派遣工的剥削者。很可能,劳务派遣会存在到资本主义剥削灭亡之际。这以前,即使法律上予以严格限制,仍然会有“外包”之类的手段来代替它。这在国外早已经很流行了。因此,不管对国企、私企还是外企的派遣工来说,反剥削才是正道。

※   ※   ※


2014年11月第5版说明



  第5版单独列出“放眼全球”专题(但排在更契合现实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栏目之后),补充了几个典型国家的派遣工·临时工状况的详细资料,包括日本、韩国、台湾、德国。派遣工是临时工的一种,临时工则是更广大的“非正规就业”——区别于传统的“直接雇用,全职工作”模式,包括短期合同工、劳务合同工、兼职工、日工、“零时工”,等等——劳动者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介绍也不限于劳务派遣。这样才能更准确地勾划出各国老板及其政府针对工人的这场重大攻势。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栏目中增补了《先争取民主,才能解决劳务派遣问题?》一文。顺便说说,第4版中增补的《同工同酬和临时工小史》,综合了以往的一些短篇议论。后者便无保留必要,删除了。《劳务派遣修法的前前后后》一文发现网页后半文字不全,现已补全。

  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派遣工们能怎么做,在现状下有可能争取到什么。这需要对当前形势的清醒估量,还需要深入了解种种抗争事例,总结经验教训。暂时来说,只能就事论事地针对个案具体讨论。为争取直签合同、抵制外包而发动的集体抗争已有过不少。还有一些不甘心被外包者仍在孤军奋战,继续维权。遗憾的是,还没有听到什么捷报。到目前为止,2012年9月间发生的福建省农电工们的斗争算是最有成果的了。

Rank: 1

发表于 2013-7-30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有工友下载后点击目录无法出现内容,这里转一个问答。如果还不行,可加劳务派遣工友群 104198106,在群共享下载另一个格式的文件(网页压缩包)。

问:

下载的chm文件打不开,总是显示已取消到该网页的导航。如何处理?

答:

有两个方法:

方法 1
1. 双击此 .chm 文件。
2. 出现“打开文件安全警告”对话框,单击以清除“打开此文件前始终询问”复选框。
3. 单击“打开”。

方法 2
1. 右键单击该 CHM 文件,然后单击“属性”。
2. 单击“取消阻止”或者“解除锁定”。
3. 双击此 .chm 文件以打开此文件。
吴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3-10-1 11:17 |显示全部帖子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1

发表于 2015-4-27 23:19 |显示全部帖子

伊朗的“临时工化”




          重读以前马版的《伊朗工运的重大发展》帖,除了注意到“临时工化”甚至劳务派遣(存在着“临时雇用代理机构”)之外,也看到ILO的身影,以前没怎么注意到的……摘几段:
        
        伊朗:工人抗议合同工作和反劳工的立法,数千人签署请愿书(2005年2月8日)

        
        亲爱的工友们:
        
        以下的请愿书是由一组抗议合同工作(即短期合同工——吴注)、禁止工人结社和反劳工立法的伊朗工人发起的。直至目前为止,它已经由几千名来自全伊朗的不同产业中心的工人签署,这个数字还在与日俱增。请愿书在不同的工厂和其他工作场所流传。这是一个广泛的运动,需要得到巨大的支持。
        
        你可能也知道,伊朗的工人被剥夺了结社,罢工或选出自己的谈判代表的权利。此外, 政府和雇主正逐渐增多地外包服务并把长期合同转为临时性的合同,抑或只是象征性的不包括任何明确的用工权利/条款的合同(即所谓的“空白”合同)。这取消了任何形式的就业安全,并造成了只堪与奴隶制相比的状况。因此争取结社权和拥有独立机构的权利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迎着伊斯兰独裁政权,工人已为争取人道的工作条件开始了抗击雇主和政府的大规模斗争。
        


        大约一半的伊朗工人工作在临时的或所谓“空白的”合同下,没有任何权利可言。据政府估算,在未来的数年间临时合同工将占到全部雇员的90%。 此外,伊朗的立法者们已经从劳动法的30个条款中免除了5至10人以下工厂和地毯编织厂的义务,现在又打算剥夺全体临时合同工仅存的那一点社会保障
        


        伊朗霍德洛(Khodro)轿车制造公司的数千名工人举行了罢工。抗议是在2008年6月28日以绝食罢工的形式开始的,此后,罢工蔓延到了整个公司,几千名工人参加了抗议和罢工活动。工人的要求包括:
        ……
        —停止使用临时合同,要求以永久合同的形式与工人签约(即“无固定期限合同”——吴注)。
        —停止转包公司的扩张(从下文来看,可能是指停止将工人转到其他转包公司)(即现在盛行的外包、业务委托之类的公司——吴注);所有的工人都必须在伊朗霍德洛公司中工作。
        ……
        该公司一直利用转包、临时雇用代理机构(注:也就是派遣公司之类的玩意儿)和侵犯工人建立组织的权利等手段,来强迫工人接受艰苦的工作条件,迫使工人超时工作。许多工人已经为该公司工作了10年,而这10年里公司只跟他们签临时工合同
        



        最后,附几段(捷克)萨波托斯基的小说《动荡的一九○五年》片段,一百多年前就流行“编制”、“合同工”(临时工)了——
        
  紧靠楼梯的一所带厨房的单房住宅里,住着加邦一家:父亲、母亲、三个成年的儿子和两个女儿。
  父亲过去是铁路工人,现在在格拉波夫卡卖小腊肠,格拉波夫卡是国营铁路的工厂。……
  从前他是挂钩工,有一次在给列车挂钩时,他的胸膛给压坏了,虽然不太厉害,但却压得他丧失了劳动力。可是按服务年限说,他还不够领取养老金的资格,因为他是按合同工作的,不在编制之内。那时候,为了表示照顾他,允许他到格拉波夫卡来卖小腊肠和白面包,算是代替养老金,于是老大爷就干这一行了。

        

Rank: 1

发表于 2015-4-27 23:24 |显示全部帖子

[资料摘录] 菲律宾的临时工·派遣工状况



说明:菲律宾的“临时工化”,是伴随着出口导向型战略、出口加工区的建立而风行起来的,目的是剥夺工人的权利、压低待遇、使工人无法参加工会——菲律宾有过颇为强大的工人运动、工会运动。
  此外,和韩国一样,国际资本及其组织在推动“劳动弹性化”、就业非正规化方面,起到重要作用(比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压力下,央行出台规定,允许使用合同工和临时工。”)。



《亚洲出口加工区女工》
(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2000年4月)


第七章    菲律宾女工在出口加工区和工业基地的状况
作者:黛西•佩雷兹(写作年代估计是90年代中期)



  战后“进口替代战略”的失败:“严重依赖进口货作为投入”导致贸易状况更为恶化;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没有进行土改,导致人民购买力低。

  马科斯统治后期,转向出口导向型工业化模式,并兴建出口加工区。为此而加强对劳动者的控制,对以往工人所争得的权利的剥夺。

  1.劳动力的“弹性化”

  政府与聘用者一道利用权力摧毁了工人权利赖以支撑的基础。他们把“劳工修改法案”当作武器,政府实际上是通过放松有关劳工签约的条款而使弹性的劳动力的配置合法化。这将会毁掉工人通过努力奋斗而得来的收益,包括每日8小时工作、组织工会和罢工的权利。

  在工作场所,固定工人在很短时期内就销声匿迹了,工人们不再享受终生的职业保障。由于只有固定工人才有权利组织工会并举行罢工,资方不想再留用他们,有些人就被迫退休或辞职,试用期的工人也不能转为固定工人。通常,工人只被留用5个月的时间,然后就被迫退休或被辞掉以便被重新聘用,所以就有了合同工、代理聘用(即劳务派遣——吴注)、临时工、学徒工等等。

  据就业教育与领袖发展中心的一项报告说,1990年以来,未加入工会的工人数量翻了一番。之所以做到这一点,是在非官方工会和罢工被禁止的情况下,通过对工会干部和会员的骚扰、开除和暴力恐吓来达到的。工人被挤出正规部门,参加到各类非正规、无保护和无组织的工作中去。

  合同化(即短期、临时工化——吴注)不仅在出口加工区很普遍,在出口导向型企业如商品交易、餐馆、购物中心和建筑业也很普遍。当地服务契约者协会的一项研究表明,95%被调查的公司利用代理聘用来提供那些仅够维持生计的工作,而62%被调查的公司承认违背了最低工资法。

  据应用研究与图书馆服务中心正在进行的一项初步研究结果表明,在马尼拉市130家被调查的有工会的公司中,58%的是从事转包(二手承包),34%的是就业合同,8%是采取脱离的办法。这些办法在制造业很盛行。研究结果显示,合同工与临时工的人数达到就业人数的33%,固定工人与合同工和临时工的比率为2︰1,也就是说,在每两个固定工人中,就有一个合同工,这表明了更多地使用弹性劳动力形式的趋势。

  2.工资水平

  ……出口导向型企业不享受最低工资和增加生活费的政策。(生活费:由于工资不够工人维生,由资方在工资之外给予生活费补贴——吴注)

  有几种办法可以绕开最低工资法:学徒工可以取代固定工人,这样就能减少工资开支,因为学徒工只拿最低工资的75%;冻结工资的办法也可以把工资压在低水平。

  V.出口加工区的劳动力状况

  1.创造就业的神话

  这些外国公司还利用各种各样节省劳动力的办法,包括滥用合同工和试用工,而且不支付工资外的福利。

  据第三区工人联盟一位组织者的叙述:

  “吕松中部的劳动力是全国最廉价的。在苏比克湾城市当局,工人必须申请自愿服务证书。在此之前,他们可以申请做一些为期一星期至8个月卑下的工作,如扫大街、挖沟、为政治家摇旗等等,而后,他们才获准申请5个月的合同制工作。……”

  碧瑶的一位组织者说:

  “这里有很多聘用形式。比如,有一种叫夏季工人培训项目,那些走出学校没有什么技能的年青人可以得到培训,所支付的工资是最低工资线的70%,每天仅为95比索,培训期不到6个月。他们实际上是熟练工人,被安置参加到这个培训项目中来,也是压低劳动成本的手段。申请人先要参加这个项目几个月,然后重新作为临时工签约。”

  临时聘用就是工人在一个公司被聘和的时间不足6个月,然后中止合同,之后他们被另一家公司重新聘用或与之签合同5个月,这样做是为了使工人在12月之后不会成为固定工人,这是碧瑶出口加工区聘用单位的普遍做法。据估计,碧瑶区53%的工人是临时工,固定工人只占47%。

  Ⅵ.组织经验、问题和工人的反应

  另一个组织工人的主要障碍是大批临时工的存在,资方可以在5个月后用这些人来取代工人。资方采取“分而治之”的战术来破坏区内工人的团结,合同及临时工人为得到工作机会而互相竞争甚至反目。

  1.巴丹出口加工区

  但从80年代后期,巴丹的情形有所变化,41个工会到现在仅剩下20个公司的23个工会。没有入会的工人67%是合同工或临时工。

  巴丹出口加工区的结构是这样的,区内有二级承包公司,一旦资方发现一个公司的工人正在组织工会,他们就干脆关闭工厂并把生产转到另一个公司。

  2.甲米地出口加工区

  甲米地工会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是劳动力的日益合同化和弹性化,这一结果剥夺了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

  3.马克坦出口加工区

  马克坦出口加工区的主要问题包括对临时工的滥用,以及违反省内法定120比索的最低工资标准。



《历史与现实——菲律宾工运剪影》
(工厂龙门阵,2013年)




  《菲律宾工人生活、工作状况》

  尽管工人工资已经被压得很低,工厂还是普遍地使用临时工(短期合同工)。他们的合同只有几个月,社保、退休金一律没有,订单一赶完就要走人。临时工在受到工伤以后,就会马上被解雇,而拿不到任何赔偿。他们是不许参加工会的——哪怕是资方控制的工会。他们的基本工资只有正式工的75%,许多人在厂里干了三年以上,每天工作12~15小时,到头来仍是临时工。这在菲律宾劳动密集的制造业中很普遍,女工更是深受其害。

  《菲律宾工运史问答》(柯先生)

  1998年,有个富人收购了菲律宾航空公司,强迫所有45岁以上的飞行员退休,然后按照新员工待遇重新聘用。……到了2008年,十年协议到期,公司始终拒绝谈判。到2011年,工人再次罢工,公司态度强硬,将罢工工人全数解雇,然后按照临时工待遇重新聘用。
  菲航被收购后,公司内原有的很多部门,饮食、地勤等业务,全部外包给新老板另外成立的公司,按新员工待遇返聘这些员工。这个老板同时收购了两家航空公司,飞行员要在两家公司工作,但是只挣一份工资。后来还把三百多个飞行员解雇,按照新员工返聘。

  要问正式工怎么看待合同制,其实合同制早就有,但人们不知道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现在大多数工人基本上都是派遣工。以前认为临时工、派遣工是正式工的补充,现在变成主体了。

  关于临时工、派遣工与正式工的问题。这个与工人的技术水平有关。高度自动化和机械化的行业,对工人技术水平要求低,就用临时工和派遣工,对技术要求高的地方就用正式工。有一家服装厂,工人一直以为自己是正式工,其实工人的劳动关系属于一家外包公司。这家外包公司是台湾的,是1949年国民党投资建立的。这家公司有巨大的(生产)网络,母公司决定关闭菲律宾的工厂,搬迁到中国大陆,这时工人才知道自己的劳动关系属于台湾的外包公司。政府也一直在试图把最低工资下调,使正式工的收入逐渐变得跟派遣工的一样。现在是根据订单招临时工,连短期合同工都不是,有货做就雇人,做完了就解雇。公司里清扫维护等工作一般由专门的公司来做。有直接招聘,也有通过中介招聘。以马尼拉工厂为例,有三种工人:正式工,派遣工和临时工。现在一些中层管理都是派遣工。通信公司工资高,之前主要业务是正式工来做,工资比最低工资高。后来装电话、修电话等主要业务外包,工人的工资就降低了。现在只有监工才能拿到最低工资。


  《妇女运动组织者奥菲》

  工厂有60%的女工,她们都是正式工人,但待遇是按临时工给的。

  《修 女》

  从1992开始,我致力于在出口加工区组织女工。她们都是劳动法“灵活用工制度”下的所谓临时工,五个月换一拨人,非常难组织。……那里从不承认工会。快要成立工会时,要么老板关厂,要么组织者被杀。零散工,派遣工,临时工,都很难组织起来。工厂工人从不同的地方过来,流动性又太大。在出口加工区,工人很难成为正式工,工厂每五六个月就换一批工人。我们组织正式工成立的工会,政府不予承认。

  《南他加禄省工业区简介》

  目前工人找工作很难。没有新厂开办,原来的厂又在缩减。不光是工厂工作难找,各种工作都难找。工人找工作,一般不直接去工厂应聘,而是去中介机构填申请表,再由中介分派到各厂。工人虽然在工厂工作,但是法律上和工厂之间没有雇佣关系。(注:这种雇佣方式,就是所谓的“劳务派遣”。)这样一来,不仅没法建工会,有什么问题也不能找工厂。现在,这些中介更多的只给工厂招临时工,合同期限很短,一般五个月左右。临时工没有福利,得不到最低工资。他们只能和公司签个人合同,要谈工资只能个人去谈,而与工会签订的集体合同无缘。公司借此削弱工会的力量,工会被削弱或赶跑之后,工人的工资随之下降。有些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到海外去找工作。

  《纸鹤老巴》

  因为我属于临时工,不是正式工,厂方可以轻易地开除我。我希望能有正式工站出来说话,驳斥他们。但没有正式工站出来,我就主动站出来,向工人说,工人和老板的利益是冲突的。我解释,工人的工资不增加,老板的利润才会增加。当时我希望会有人站出来支持我,但是他们没有。

  两周以后,总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订单已经做完了,我没有活做了,我是临时工,所以要先解雇我。我说:好的,那你把没有订单的事情给我写出来。最后他也没有拿出要开除我的证据。
  两年以后,这个工厂建立了工会……

  用这种秘密小组的办法,我们把全厂一千多人当中的70~80%以上都组织起来了。每个小组有几个很有献身精神的代表。我们分两批来组织,一批临时工,一批正式工。对临时工,主要宣传要有组织权利,对正式工主要是提工资待遇。两方面都壮大了,再合到一起去。等到支持的人数占到70~80%的时候,再向厂方提出成立工会的要求。

  《药品和食品联盟主席访谈》

  菲律宾中央银行一般不干涉其他银行的劳资关系,但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压力下,央行出台规定,允许使用合同工和临时工。正式职工和临时工、派遣工的工资差别不是很大。

  举个例子。某家银行有3000名员工,其中正式工有1600多人,派遣工有1000多人,派遣工只得到最低工资。派遣工同正式工做的工作是一样的,所以银行业的工会联盟反对使用派遣工,反对合同化。
  菲律宾的银行业有16个工会,属于不同的联盟,跟我们观点相同的只有4个。但是我们都反对派遣和合同化。我们想了各种办法来做,包括举行研讨会,在国会里提出议案,在银行职员中搞教育,还有在银行门口示威。
  2009年有过一次联合示威。当时共有来自8家银行工会的100多名会员参与示威,大部分都是工会的干部,都是正式工。因为合同工不能加入工会。派遣工、合同工到底是不是银行的职工,他们自己都很模糊。示威的目的,是为了让派遣工转为正式工。但是银行新雇佣的职员都是派遣工。比如一家美国银行,原来有400个正式工,现在只剩下8个,于是工会也就只有这8个人,而且全都是工会干部。现在新法律规定,派遣工和临时工可以加入工会了。但是,非正式工的流动性很大,很难组织。

  《本田工会主席老罗》

  现在留下的工人都是正式工,没有合同工。(即签订短期合同的“临时工”。)原来厂里试过雇佣合同工,但是工会要求厂方把合同工转成正式工。这个官司从2005年一直打到现在。那些合同工也要求转正,但后来公司还是开除了他们。

  《丰田工人访谈》

  罢工失败后,因为很多工人被解雇,厂里只剩下300多个正式工,于是工厂陆续雇佣了400多名实习生,也就是合同工。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招聘进厂的。这400个实习生最后只有100多人转为正式工,其余的不是被解雇,就是继续做实习生。

  目前的另一个问题是:菲律宾的临时工没有权利组织工会,而现在正式工不敢加入工会。由于国内失业率高,有技术的工人,都出国去加拿大做外劳。

  《N公司工会访谈》

  由于工会的坚决反对,第一个方案搁浅了。后来公司又声称要“瘦身”(减员增效),解雇了全体派遣工,并且推出第二个方案:自愿辞职方案……
  2006年推出的辞职方案,使得员工的人数减少了。2006~2009年已没有临时工。工人总数只剩下1/3。2007年,公司把一部分业务外包给某电子厂,员工人数进一步减少。那家外包厂没有工会。N公司还有1700名正式员工;400名合同工(一般只工作五个月,如果公司需要增加雇员,有机会成为正式工);以及200名派遣工(一般工作一两年,没机会转正)。工会会员计1500人。工会会对合同工和派遣工的数量进行监控。合同工、派遣工和正式工的工作不一样,有的工作必须由正式工来做。
  工会现在尝试把合同工也组织起来,并且力求把他们也包括在集体谈判协议中。工会提出两项要求,1、所有人都享有所有福利(包括管理层、技术员、正式工和合同工);2、临时工比例不能高于10%。工厂不同意,但答应把合同工逐步转正。合同工跟派遣工做的事情一样,但派遣工的工作条件更差,拿钱更少。

  《矿区工人的斗争》

  这次罢工后,TBML有了680个会员,其中有62个妇女积极分子;现有会员37人,只有15个积极分子。到2012年4月,LEU工会会员只有630工人。工会要求把一些合同工转为正式工,有39个人转为正式工并加入工会。其他妇女积极分子,有的因为丈夫被解雇,而离开本地。

  但目前只剩下三个大矿:Philex(现有1800名正式工,2000多名合同工),Leponto(现有669名正式工,2000多名合同工),Balatac   mines(3000名全是合同工,承包给别人,挖完了就走,一半给归承包人,一半归公司)。以前的很多公司现在都没有了(倒闭了)。

  《首都某年轻工会干事访谈》

  这是一家美资工厂,老板是华裔。工厂里的临时工和合同工很多,他们流动性大,工作不稳定,容易被解雇。包括办公室职员在内共约200名职工,其中有60多人是正式工。
  工厂有个部门是库房。2012年1月,我们的人开始在这家工厂的库房工人中开展组织工会的工作。5月份,厂方察觉了,立即解雇了103名工人,其中有98个是临时工。
  老板以为工人会去打官司,没想到工人采取了罢工行动,还组织了纠察线。因为临时工习惯了经常换工作,所以不少人被解雇后就离厂了。纠察线上只有约40名临时工。

  最后工人还是被解雇了,只有20来个正式工拿到了解雇赔偿。现在工厂库房部门的正式职工只剩不到10个。

  《服装厂的罢工》

  工厂有三种工人,一种是正式工,一种计件工(有奖金),一种是临时工,按天算工资。

  阿基诺上台,工人都合同化了(即普遍成为短期合同工)。

  《一次组织工会失败的经验》

  在这个出口加工区,大概80%的工人都是临时工(短期合同工),很难组织。怎样组织他们,是最核心也最困难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动员各种力量来促使就业正规化,然后让政府、让整个资本主义体系放弃临时工制度。在这种临时工条件下,工人无法自我组织,也没有长期工作的权利。

  《台资厂女工:为反对转成派遣工而罢工》

  厂里曾经发生一场大火,我们怀疑是管理干的,他们想把正式工人赶走,改用派遣工和临时工。因为正式工有最低工资(250比索)、病假等福利,而临时工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没有福利,五个月签一次合同。
  当时我们厂的工会是资方工会,我是工会的职员。2003年,因为不满厂方把正式工变为派遣工和临时工,101个工人罢工了。罢工是合法的。其他没有罢工的工人被资方转成派遣工或临时工,继续在厂里工作。……我们的要求,一是正式工身份不变,二是罢工期间的工资照付。但厂方根本不搭理我们。
  
  
  

GTU in the PHI Report of the UK Group 1985
1985年英国团体关于菲律宾“真正的工会”的报告




  《第2章 马尼拉工厂中的工会组织》

  Grosby鞋厂

  1984年10月的第二场罢工中,工会的立场更坚定了。罢工针对的问题很多,其中特别是强制超时劳动问题。工人们拒绝超时劳动,和平地组织起纠察线并散发传单,问题在第二年3月得到了解决。第6号工资令实施了,正式工人的基本工资总计每日64比索(3.2英镑),包括5比索的餐补和1比索的交通补贴。加班工资比正常工作时间(40小时)的工资少,因为加班没有补贴。临时工的工资是每日54比索。总共1000名工人中约有400人是临时工。工作五个月后,经理就会把临时工解雇,而不让他们成为正式工。
  工厂实行三班倒,中间有一次茶歇和一次25分钟的午餐休息。好几名工人,主要是临时工,都在工作中被切断了手指,而公司并不提供医疗保险。工人受伤后即被解雇;工会为工人争取永久工作的权利,却遭到拒绝。社会保险只提供少量的补偿。工人一年休假12天,大多数是公共假日。工人休产假会在六周内获得总计1500比索(75英镑)的福利。……
  集体谈判并不包括临时工。安保人员和办公室职员也都不是工会会员。我问一个保安,他是否工会会员,他说他是,但L.D.否认了这一点。

  《第5章 内格罗斯岛的糖业工人》

  公司工会

  为了让工人守规矩并维持低工资,弗雷德里克•奥索里奥在试用期满之前就会解雇他的工人,因为临时工不用支付最低工资。

  《第6章 巴坦出口加工区》

  因为公司宁愿解雇一个员工而不是让他转为正式工,所以员工的流动率很高。这有利于削弱工会的力量,因为法律规定只有正式雇员才能加入工会。60%的工人加入了工会,其他的都是合同工,临时工或者实习生。低工资和恶劣的条件也是流动率高的另一个原因。工资比大马尼拉低,食品价格却更高。生活成本比工资上涨得快。
  在生产女士内衣的联合香港制衣厂,工人一天工资12比索。但是有大量的强迫加班,以此作为缩短生产周期的一种手段。订单中原本6个月的工作量可以在4个月内完成,这样公司就可以省下两个月的劳力成本。工人就下岗,直到有新的订单。

  《第7章 碧瑶市的出口加工区》

  Commonwealth服装厂

  公司使用150名分包工人从事针织和编织作业。工厂中有200名正式工,在洗涤、熨烫和包装部门工作。只有这些人才能被组织进工会。临时工被排除在工会组织之外。由于是临时工,工会很难去组织这个部门,但是仍然有人尝试去组织。临时工可以在任何时候因为任何原因被解雇。
  临时工每天的基本工资20比索,外加最低生活保障17比索,总共37比索。正式工总共53比索。另一种雇佣形式是合同工,“快”的工人两天拿到36比索(每天18比索),“慢”的工人三天36比索(每天12比索)。后者每天收入的12比索中,交通费要花4.4比索,5比索买食物;剩下2.5比索给家庭。五一工联(KMU)发起的运动要求每天91比索的工资,这样才能满足基本需求。
  把工作带回家做是该公司的新措施。多数工人是计件工资。产量定得太高了。

  加工区的其他公司

  工资最低的是一家生产蛇皮凉鞋的企业,产品出口意大利和其他欧洲国家。Fils Zapato公司的工人每天的总收入是15比索,该公司为一名美籍菲律宾人所有。许多工人在厂里工作了八个月以上,仍然得不到正式工的身份。他们被当作临时工或学徒工,公司没有义务支付最低生活保障。公司的理由是:公司还没有完全开始运作。

  劳工协会(ALU)和民主劳工组织协会(ADLO)

  民主劳工组织协会现在正帮他们在四个方面做动员和组织工作,而这些事情原来的劳工协会是不关心的:劳动标准和工资,员工正规化(取消临时工的用工方式),加班费,和“把工作带回家做”的政策。

  《第9章 罢工》

  蓝带(BULE BAR)厂罢工

  这个厂的工人从去年的12月20号就开始罢工了,原因也是厂方拒不执行工资法案。在全部2000名工人中,有500多人是工资很低的临时工,五个月到期之后就被解聘,也可能重新受雇。他们负责给椰子去壳,每天要剥1000个,但是工钱只有31比索(1.6)英镑。

  《第15章 五一工联的同盟者》

  女工运动组织(KMK)

  这起罢工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承认工会的地位,被解雇的工会领导人复职,让临时工转正,以及增加工资。工人的日工资只有7~14比索,而且没有生活补助。临时工没有诸如病假、节假日等福利,也无工作保障。临时工不许参加工会(资方控制下的工会)。他们的工资只有基本工资的75%,其中许多人被公司雇佣了三年,每天工作12~15小时,仍然是临时工。这种做法在菲律宾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中很普遍,特别是被用来对付女工。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册

Archiver|工人诗歌联盟

GMT+8, 2017-12-17 20:04 , Processed in 0.116329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